朷白

很忙,不在。

蓝眼魔女和绿眸小鹿 【下】

烤包_:



Taylor睁开眼,刺眼的阳光令她很快又闭上。脑袋昏昏沉沉,胃也一阵一阵绞痛。她忍不住呻吟起来,下次再也不灌这么多酒了。


 


“把这碗药喝了。”


 


魔女迷迷糊糊地点点头,接过送到面前的碗,喝着刚熬好的热腾腾的药。


 


把碗递回去的时候,她忽然反应过来,猛地抬起头。在发现身边站着一个人时,她的胳膊一抖,碗从手里掉了下来。


 


还好那个人把碗接住了,才没有落到地上摔个稀巴烂。那个人有一双绿色眸子,如矿石般空灵且透彻,挺拔的鼻梁,锋利的薄唇,修长的四肢,小腹的线条流畅有力,手臂和腿覆盖着结实的肌肉。


 


不提别的,就算嗅觉失灵了,她也能闻出Karlie身上那丝草药的苦涩的清香。


 


“你…你…” Taylor半天也没拼凑成一个完整的句子,等她终于说出口时,却选了一个完全不关键的点,“变成人也这么好看,不愧是我家娃。”


 


她莫名其妙地开始沾沾自喜起来。Karlie噗嗤一声笑了,“是啊,多亏了你,妈妈。”


 


这个称呼在她心里激起了小小的涟漪,但她发觉了更重要的事,“你会说话了?”


 


“嗯,这是我去找那群鹿最主要的目的。他们不是普通的鹿,他们和我一样,是魔鹿。”


 


Taylor愣愣地想了一会,“那…你是怎么…”


 


“等会再讲,先去吃早餐吧。”说着Karlie将她打横从床上抱起来,魔女吓了一跳,一声惊叫被她咽回了喉咙里,“我…我可以自己走!”


 


当然,小鹿没有听她的话。从卧室到餐桌这么短短的几步路,魔女觉得好像过了一个世纪。Karlie把她轻轻放在了椅子上,她这才有机会好好打量一下她的孩子。小鹿的确是比她高,也比她壮了。她心里说不出什么滋味,酸酸甜甜地百感交集。她当初想,小鹿不用比她高,不用比她壮,因为她会一直守在小鹿身边。但如今她意识到,小鹿不需要她的保护,若是想离开,随时都可以走,她是留不住的。


 


她才不会舍不得呢,看见小鹿长成如此健康又漂亮的大孩子了,她高兴还来不及呢。


 


“没休息好吗?要不吃完饭再去睡会?”Karlie睁着绿色的大眼睛瞧着她。


 


她方从发呆中回过神来,“没事,我睡得挺好的。”便小口吃起煮好的燕麦粥。


 


Karlie也吃起自己的那一份。她知道Taylor睡得一点也不好。昨晚她回来的时候,发现家里漆黑一片,没有点灯,魔女也不见了,地窖的门倒是打开着。她思考了一下,转身又出了门,往东边的大松树下奔去。她相信自己的直觉不会错的,大不了多跑几个地方找找。


 


Taylor果然在那里,靠在大树底下,已经睡着了的样子。一个空酒瓶倒在旁边,里头一滴酒也不剩。她皱了皱眉,魔女应该很清楚自己的酒量有多差。有一次她们俩酿药酒,Taylor不过是尝了几口,很快就晕晕乎乎地趴在桌上。现在,她竟然把一瓶酒喝完了。


 


Karlie叹了一口气,走上前去。在明亮的月光下,她看见魔女的面颊上挂着泪痕。她小小地吃了一惊,她不曾见过魔女哭。魔女总是温柔的,和蔼的,教她知识时是认真的,严谨的,她犯错时会板起脸来教训她,偶尔也会露出惆怅的神情。但是魔女从来没有哭过。


 


她擦掉了魔女额头上渗出的汗珠,一并抹去了泪痕,可水花仍旧一串一串地从魔女脸上滚落。


 


别哭了,她心想,别哭了。


 


她一手扶在肩膀上,一手放于腿弯处,把Taylor打横抱了起来。她这才察觉到魔女有多小,缩在她怀里像孩子一样。她想起了自己还是孩子的时候,学完知识就要出去玩,出去玩就弄得一身泥,脏兮兮地回家吃晚饭。她想起自己一会儿把鸡妈妈的蛋打了,一会儿把胡萝卜地踩得乱七八糟,免不了被魔女批评一顿。她想起做噩梦的夜晚,魔女守在床边,跟她说不要害怕,跟她说这里是家,跟她说她会永远保护她的。


 


那个什么都不怕的魔女,能为她遮挡一切风雨的魔女,会永远保护她的魔女,原来这么瘦,这么轻,这么小的吗?


 


Taylor呢喃了一句什么,她没有听清。凑近以后,她听见魔女声如细丝地说着,不要走。


 


魔女说,对不起。


 


魔女说,我不是称职的妈妈。


 


魔女似乎仍在昏睡,靠在她的怀里,汗水和泪水沾湿了她的胸膛。


 


从东森林走回西森林,手上还抱着一个人,亏了Karlie的力气大,也可能是因为她抱着的不是别人。


 


魔女又说梦话了。她好像听清了,好像没听清。不,她只是想确认一遍。她把头低下来,低得不能再低,低到魔女说的每个字都不会逃过她的耳朵。


 


魔女说,我喜欢你啊。


 


过了很久很久,等到黑夜快变成黎明,等到沧海快化为桑田,她终于开了口。


 


“我也喜欢你。”


 


那是她第一次听见自己讲话。她觉得自己的声音挺好听的,但是没有魔女的好听,魔女的声音最好听。


 


她的燕麦粥还没吃完,Taylor的燕麦粥已经见底了。她主动提出,“要不要再去帮你盛一碗?”


 


Taylor摇摇头,“不用,我吃饱了。”她似乎有很多问题想问小鹿,却不清楚该从哪儿说起。半晌,她望着小鹿的眼睛,“你这几天去做什么了?”


 


小鹿挠了挠头,“我去向那些鹿请教怎么变成人形啊。我也差不多够大了,只是不明白方法,或者有没有诀窍。”


 


“你知道了?”


 


“他们说,有着绿色眸子的魔鹿,在成年后的第一个血月之夜将幻化为人,此后就能自行掌握这种力量,可以随心所欲地转换形态。”


 


“那你是怎么学会说话的?”


 


“他们说,我八成是很小的时候受到过诅咒,”小鹿呲牙一乐,“我们是恶魔之子嘛,受到诅咒是很正常的事。”她拿自己的身份打趣,被魔女扫了一眼,“我继续讲,那个诅咒的内容不复杂:当喜欢的人亲口对自己表示爱意的时候,咒语便会解除,在此之前只好一直当个哑巴了。”


 


“你如今能说话了,说明…说明…”


 


Taylor觉得她的脑子转不动了,她知道自己不应该喝酒的,看看,现在连基本的思考都办不到了。她暗暗祈祷昨晚没有做什么奇怪的举动,说什么奇怪的话。


 


Karlie却帮她解释了,“昨晚抱你回家的路上,你承认了你喜欢我,所以我就能说话啦。”魔女到底还是一口气没接上来,她早该清楚昨晚的一切都不是梦,梦里是闻不到气味的,而她分明闻见了草药的苦涩的清香。


 


她尴尬地低下头,被戳破心事一般机械地刮着碗底沾着的燕麦。她的手突然停住了,等一下,她好像漏掉了一个很重要的点。解除咒语的关键似乎是两情相悦…对吧?


 


“你不走吗?”她蓦地问道。


 


“走?走去哪里?”小鹿被问糊涂了,一副摸不着头脑的样子。


 


“去找北边的那些鹿啊。他们是你的族群,你的同类。”


 


“哦,昨天我已经和他们道别了。”小鹿嘿嘿地笑了,“而且他们也马上要前往下一个目的地了。”


 


“为什么不跟去呢?”


 


“为什么要去呢?这里才是我的家呀。”


 


“不管我走到哪里,走得有多远,这个地方有牵挂我的人,和我牵挂的人,这就是家。”


 


“所以不要担心了,”Karlie一字一顿地说着,绿眼睛直视着蓝眼睛,“也不要再哭啦。我永远是你的孩子,妈妈。”


 


她怀疑小鹿用那个称呼根本是故意的,因为水花正一串一串地顺着她的脸颊落下。不让人省心的孩子,就会惹她掉泪。


 


小鹿站起身,一步一步走到她面前。她还没来得及抗议,又被一把抱了起来。这混蛋崽子,抱上瘾了是吧。


 


“再去睡一会好不好,嗯?”Karlie弯下腰,凑近魔女的额头,在上面轻轻亲了一下。一如小时候的夜里,打着哈欠爬上床后,魔女给她的晚安吻一样。


 


“…好。”




一个可能有番外可能永远没有番外的END




烤包的和故事完全不相关的闲话时间:


在渣浪发我和我妹的照片


结果被误以为是一个人


哈哈哈哈哈哈哈这也太尴尬惹😂

评论

热度(89)

  1. 朷白烤包_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