朷白

很忙,不在。

LAST

Shaw手腕上系着气球。

红色的气球飘在她头上,鲜艳的颜色与冷色系的她形成鲜明对比。她不喜欢太亮的颜色,那会让她很显眼,有时会不方便。但是Root喜欢。

Root的手腕上也系着气球,不过是蓝色的。
和天空融在一起。

她仍然是弯着眼睛软软的笑着,天蓝色的气球,白色的细线,与她纤细的手臂连在一起也不违和。

Shaw的左手牵着Root的右手。
偶尔也要给自己放个假不是吗。

当Sameen Shaw挺累的。

Root递给她糖,她迟疑一下接过去。

Root朝她笑了笑,“这次我可能回不来了。”

啊?
Shaw呆滞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她在说什么。

Root从不告诉她任务的危险性,
她总是故作轻松的耸耸肩说就那样吧,
她喜欢骗自己。

Shaw有些木然的看着眼泪从Root脸上滑下。

“嗯。”

“所以这次,我想告诉你,”Root歪过头,“Sameen Shaw,I wanna be your end game.”

她缓慢的对Shaw伸出手。

“嗯。我爱你。”Shaw突然发觉脸上有点湿,眼泪不知不觉就漫出来了。
“会是永远。”

Shaw用力握住Root的手。

她握住了一片虚无。





――――――――――――――――――――――――
六一快乐!
这里是上完体育课要死的我。
第二年。
想你。

当贺图用吧emm

很热,所以我要画冬天。

差不多是锤子刚觉醒执行任务时试图没话找话。


Root停下她的哆嗦,Shaw很奇怪,她一直很好奇Root是怎么控制她自己的。

显然即使是Sameen Shaw也在纽约这鬼天气下瑟瑟发抖,幸运的是没有下雪,不然Shaw得罢工。她听见Root嘟囔了一声真冷,Shaw翻着眼睛回忆了一下Reese教她怎么回答。

嗯...

不管怎样都不能听Reese的。Shaw决定保持本色,emm了一声,然后她看见Root偏过头扒拉下围巾对她笑了笑,因为天气原因,那个笑容显得有些僵硬。Shaw也回以一个僵硬的笑容。

在寒冷的冬天她格外想念热牛奶。

而Root更偏爱咖啡。

她想着,不知不觉下雪了,噢,她要罢工。她突然感觉到Root毛茸茸的脑袋凑过来,蹭了蹭她的脖子,小心翼翼的靠在她的肩膀。

嗯,过一会再罢工吧。

Shaw想。

妇联3,我看完了
:)

活久见
果霉一家亲

2018 CLEXACON一日游+阿壳的安利repo

柠:

(上接之前那篇Dallas见壳记


预警:巨多与CP无关内容 / 废话多到死的流水账




转着圈和壳聊天的四小时后,我们飞奔向狗shi一般反人类的DFW机场。


坐上了坑人不浅的AA航空,比原定晚了2小时(?)到达Las Vegas。内心:幸好Amy没有跟我们一起飞Orz


-


听说早上六点多就有人去排入场的队伍了,小姬佬们真是热情似火。大概是懵逼+前一天真的聊太多,排队时完全没有要见船长了的激动心情。


拿着媒体PRESS证入场仿佛也没有起什么作用233333


总之就是人真的非常非常多,AA和SS面前很快就排起了全场最长的队伍。


觉得SS估计效率比较高一些就先排在了Amy的队伍。


大概感觉就是……emmm前方人群突然一阵骚动,后方人群全员:???哦原来是船长下凡了w 前方人员又一阵骚动,后方:???哦好像是两个船长互动了……


(就是↓这样的场景 啥也看不见)




排队时无聊跑到前面晃了几圈才终于看到了SS的真面目(不)然后感叹天啊两个船长真的是都黑到仿佛挖煤回来🙄




可能还是因为太黑了 一时间大脑完全无法认为这两个人是肖根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最激动的事情还是发现Amy旁边坐着那位被我们玩坏的agent Acker,当年还拿她自己的手机和Amy的手机给我们拍照(扶额


(体会一下什么叫做调戏了收钱大妈整整两天之后 发现这tm是Amy Acker的正牌经纪人


据朋友说去年clexacon排队的时候聊天提到我的名字 她还抬头问你们认识吗orz……于是对与这位腹黑agent的重逢感到迷之害怕.jpg


我们壳上升16线之后,经纪人已经有了专用T恤!



排到面前,壳还在跟前面的迷妹聊天的时候…先跟agent Acker搭了话。


“嗨,你还有可能记得我们吗?”


(大妈一脸邪恶的微笑)“怎么会不记得,我是她的经纪人好吗?你俩从日本过来的吧?”


“……对”


“她告诉我你们昨天在达拉斯哦,”大妈继续邪恶笑


我们的内心:🙄??Amy你为什么这么大嘴巴????(壳就在旁边装作没听见似的继续憋笑.jpg)


-


Amy一开口就说,我听说你们昨晚航班的Adventure啦(一脸得意)就说应该跟我一起早上飞的吧!


“我们得早点来排队啦,睡一小时就来了…无所谓反正时差混乱不知道本来是几点hhh”


“天哪你们也太拼了”




感觉她还是比较累,加上前一天真的把要说的话都说完了…就……安静如鸡地看她签字儿。


前一天Amy不是说要在飞机上想给我们的LA的吃玩推荐嘛,然后就看到她低头从桌子下面拽出一个巨大的买菜包,从里面掏出手机——


从手机壳里抠出了一张纸条,笑裂着塞给了我们……


这就是为什么本篇文章后半还有个LA踩点记……


(后话:真的特别特别详细T T分成了To Do和restaurant两个list,写不下了左下角还挤了一大堆……她的字真!可!爱!)


-


之后呢 有个迷妹的签名是让她画个狐狸


阿壳儿:????狐狸??????????


于是咱好心地搜了一张狐狸的卡通图给她照着画😂


旁边的agent Acker立刻凑过来:“what's the order?”


“To draw a fox,”壳回答


大妈再次歪着嘴坏笑看向我们:“(达拉斯)那次之后,我送了她一本儿童动物绘画书,想着这样她以后她就无所畏惧地能给你们画画了。结果呢,看来她没有好好用我的书。”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您们经纪人和艺人之间的关系真有趣)


“我觉得Amy已经有进步了啦哈哈哈哈”


阿壳儿:宝宝委屈但宝宝不说 努力画画.jpg



快要画完的时候大妈又凑过头来瞥了一眼,假装惊讶地说:“Oh that actually looks like a fox!”(哇竟然真的有那么点像个狐狸!)


阿壳儿(委屈巴巴):“I can do it when I have something to copy...”


大妈继续看着我们怼,“下次应该提前call她,她在家里画好再拿来给你们说不定好看点。”




我们不笑。真的不笑😂


想象一下阿壳儿的艺人生活,每天都被自己的经纪人卖


-


和壳拍照,Vegas不知道为什么比Dallas便宜了五块钱(。


即便如此还是比两年前涨价了2.5倍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把手机给了Amy说,你来拍吧。她裂着说,好呀。


然后就把手机拿在斜下方45度的最丑角度……


我…………🙄


好的现在我知道您ins里面的蜜汁自拍都是怎么来的了。


只能拎着手机拼命往上拽,阿壳儿看起来不是很明白我在干啥的样子。


好的🙄






-




排完一轮之后,队伍实在太长…就放弃了先去排拍照啦。


只是帮小伙伴带一张Amy自己的摆拍


前一天在dallas我进拍照棚的时候就是让她自己摆…壳估计觉得这次我应该是要和她合影了笑得特别特别裂……


我:“It's just you again”


然后壳(一缩肩)笑裂的脸刚收回一半,就拍出了那张根本不能叫有pose的摆拍orz(在后文里有图)


背的器材包太重,拍完我就准备直接走了没去和她打招呼…然后就听见Amy在背后大喊了一句……Have a good day!!(尾音破音w)


然后整个棚里的人都看着我们……


我还没准备回家啊少女??!摔!







肖根Duo合影。


买了……三张合影。一张是笔直老板的小熊猫本体(。因为我真的不好意思进去连续拍三套 就拜托了同行的小伙伴。




进去的时候Amy正好在表演醋根 抱着胳膊咬着嘴唇晃脑袋 隔着五米被电晕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然后我掏出听诊器让chain去给SS,说要一个serious的doctor play。之后我们俩又各自强调了一次,一定要serious one!


SS:“so,I'm supposed to be checking on Amy?”


对对对!原本傻黑还是一脸正经的锤样,刚把听头放在Amy胸口……Amy就猛然笑裂 SS也跟着绷不住地爆笑。。


船长们啊!!!!



我的一百美元啊!!!!


-


之后就是各塞了一把和两把水枪给SS和AA


SS:you guys got a really cool gun.为什么没有加水???


我们俩在胸前贴上牌子就往地上一跪……(其实拍的时候完全不知道后面的两位船长有没有get到这是什么play)
咔嚓……


红红火火恍恍惚惚我们在被船长问到牌子上写的是啥之前落荒而逃。


毕竟拿中文写就是不想她们知道写的是啥(。







-




托媒体证的福,Panel坐在了第二排的媒体专区,视角特别棒。




panel的内容我就不多写啦,还没看的可以罚站去了。


就是感叹Amy真nice啊,结束后还下台来和冲到前面的迷妹们合影聊天好久。我们围观了一会儿就赶去press room准备采访的器材啦。


接下来我的记忆都是断片的……




嗯,仿佛就是……瘫坐在press room的地板上装话筒和闪光灯的时候,一抬头突然发现阿壳儿不知道啥时候站在我面前……


emmmmmm…………


“Hello”“Hi”小学英语教材标准尬聊


她看起来很累的样子,本来准备拉开我旁边的椅子坐下。还没坐就被agent和其他工作人员拉去photo section了。




两位船长真的很甜


挤在一群专业记者的高端器材中间,真的感谢船长们特意给的视线。


(你们不要再问SS的裤裆发生什么事了)







大多数照片都放在微博啦,想看的话可以翻一翻我的相册。


正经拍船长的心得体会如下↓


1、Amy真的站到镜头前面就不知道胳膊和腿往哪放,无论怎么站都不自然所以总是咬嘴唇歪头抠手臂拎裙子……小伙伴曰:手舞足蹈仿佛打太极


2、Sarah真的太!难!拍!了!终于明白为什么媒体的照片都是同样的画风因为她一直动得飞快,一边拍照一边还讲!黄!段!子!!orz


-


photo section之后围在桌边,两位船长做了一个十分钟左右的interview


(挑了一段有重点的上交公家 其他的对不起我太懒了还没有剪)


这个采访的心得体会就是……


SS的过人之处在于就算其实没听懂问题 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也能让你觉得好像很有道理;AA连扯淡都扯不出来因此大多数时间选择傻笑或者盯着SS装作自己不存在


真的是十分有趣了2333333


-


在press room门口还遇到了Amy,她在那天的黑色无袖外面套了一件…白色儿童卫衣(。


应该真的是脑子已经懵圈了当时看到阿壳儿我的内心竟然毫无波动 看了她一眼对小伙伴说 好了我们走吧🙄




-




下午先排了SS的队伍。


到下午应该都累坏了,看她已经快笑不动…港真就我这英语捉急的伪粉真的不知道能和SS聊什么 恐慌…都想干脆装作听不懂英语算了orz




不过chain帮我提到两三年前在POI的set见过她


我就问她还记不记得那时候送她的那件蛇宴的T恤(因为她穿着po在instagram过)


SS(突然眼睛放光):“That's my favorite shirt!!”


……没想到会得到如此激烈的反应,一时语塞……


“我不知道你们用的什么布料做的,但那件shirt简直太tm舒服了,我每天都穿好吗!”


“哈哈哈哈真的吗太对了 我也是…在家当睡衣穿”


“没错 最好的睡衣!”


因为我真的很怂把其他迷妹要带的签名全都塞给了小伙伴


让SS签的就只有我自己的(。我说这个是我,SS就挥笔写了一句……


QAAAAAAQ???


这本来是我准备裱起来挂墙上的酷炫海报!!!?【




-




再度见到Amy之前,先是被快要翻白眼了的大妈继续尬聊。


“你们真的玩得开心吗?”(言下之意 这漫展除了排队还能干啥了??)


“毕竟我们就是冲着这两位来的嘛。”无奈地回答www


-


到这时候Amy看起来已经真的…战不动了


(站在远处队伍听到她仿佛复读机一般重复同样语气的Thank you整整11遍orz)心疼T_T真的不想再耽误她时间了,后面还有长长的队伍。





结果到面前她还大大地笑裂着问我们,“Are you guys still awake?”


T_T


“我本来想让你用法语给我写句话的,不过现在还是算啦,please write anything you like”


Amy低下头去,一边写一边羞羞地说“我不太会法语啦……”




我一开始倒着看没看出来她签了啥,她还很紧张地问写错了吗?这个不是I like you的意思吗?


仔细一看……才发现她写的是J'adore!


QAAQ天啊她真的太Sweet了。我炸。


然后她还偷笑着在上面写了一行"My dearest frog"QAAAAAAQ



-


给壳展示了日版的这个DVD



旁边agent大妈抢去端详了一会儿然后露出标志邪恶笑容对Amy说
“快告诉Jim他可以滚蛋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您怎么回事啊(←仿佛快成为大妈粉


Amy笑裂着找出手机拍照 之后开始学念片假名的标的剧名
惊了 简直一口标准的日式英语233333333


-


最后是让她签前面说的那张迷之摆拍照片…


实在是…不知道如何启齿……说让她写……Amy Acker is a sweet heart……嗯……终于鼓起勇气告诉她之后……


Amy(脸瞬间唰红):Oh……


大妈:什么什么,要写什么??


壳:Amy Acker……is a sweet heart……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然后就看她默默写了这句话之后 画了一个吐舌头的笑脸(。


-


签完这张…就跟她说我们应该排不到下一轮啦,可能就准备走了


阿壳儿二话没说地从桌子后面出来,给了我们俩一人一个大大的拥抱Tv


T真的真的抱得很紧她太暖了




-




结果一小时后就又见到了 尴尬


其实也不算见到😂就是挤在媒体堆里拍照顺便围观姬圈群星排队等走红毯(真的是排!队!脑补一下姬圈群星排成一列 仿佛在排队领盒饭的画面…太雷了🙄)


而且那玩意儿凭什么能叫作“红毯”???那红地毯有50厘米款吗??后面背景墙还是纸板摆的???🙄


-


Amy一个人留着签到很晚,先签完的SS等到她才一起过来。排队的时候两位船长一直在聊天,看得出真的关系很好…但是一直保持着半米左右的距离2333333


Amy缩着背,两手交叉抓在前面;SS手插裤兜仰着脖子讲话。


啊…Classic。




Amy先开始走红毯,继续我是谁我在哪我的胳膊有什么用手舞足蹈.gif




SS继续演绎红毯上的永动机表情起飞.gif




毕竟是工作时间,不太想对上眼所以全程拿大机子挡着脸😂两位船长还是这么善良地给了面子……感动😭




最后悄悄目送她们肩并肩、有说有笑地保持半米距离地走出房间,Clexacon一日游就正式结束啦。


晚上大家不知道为什么还是聊到了510,就像一下子回到了两年前。


各种想法搅在一起……第二天一早在推特发了一篇长文,Amy(估计是在等飞机的时候视奸?)没几分钟后就来点了个赞。


两年前…漫展后一天的早晨也发生过一样的事情。




我们的好船长啊😭😭😭


我坚信只要一直守在村头,总还有吃糖的一天……






-




最后附送Amy的安利纸条踩点记。


考虑到有些地点看起来很私人,她甚至给我们推荐去她家门口的公园hike(。保护16线家庭主妇的隐私还是不写明详细。


就……感受一下这位女演员平时都在吃些什么迷一样的东西(。




我要放毒了🙄


(本以为经历过两年前她推荐的苍蝇飞舞的墨西哥餐厅已经无所畏惧)




首先是这家……据说是以“美味”的面包出名的海边小店🙄他们的东西是这样的




这是……一片烤焦的面包上铺满了一整面辣!咸!鱼!!!!🙄🙄🙄呕(。






这是一个夹了cheese、培根和腌酸菜的三明治🙄🙄🙄还tm的要17刀??


服了。


-


然后是这家K-town的烤肉店,叫Quarters


不贵,也不难吃。雷点是明明是烤肉店,却不需要自己烤……而且点的东西全部一起上来扔到铁板上,店员负责烤熟……




然后就是很闲啊???等店员烤完,吃完…就没有然后了orz


-


还有一个类似于城隍庙的地方……里面的小摊大多数都是taco、墨西哥菜和寿司🙄最后我们选择了个China Cafe吃了7块钱一碗的馄饨觉得十分满足……


-


…终于吃到好吃的!!是西好莱坞的一家非常非常小的餐厅,整个店面加吧台不到80平米。灯光暗暗的,门口甚至没有招牌,装修也很独特。





小贵,但是真的不错!!值价。感觉是Amy平时date去的地方。


-


另一家高级的西班牙菜我们到门口看了一眼价格就放弃了……


-


整张上她写的第一行,就是这个Malibu Farm。




城区过去比较远,是海岸线上单独延伸出去的一个小人工岛。风景非常漂亮,咖啡和吃的也都不错。





坐在海边就忍不住想象一下文艺壳的小资生活……Amy之前在电台里说,有一个她用来充电的very special place,有海有surfing还有美味的食物。大概就是这里了吧。


大家去LA玩的话可以考虑去看看~




-


大概就是这样😭我真爱她。


虽然这口味迷得怀疑自己的嘴……日本土著表示在LA玩得很开心。




倒回去想想人生也真是充满梦想,三年前的自己好像还幻想着有生之年能见Amy一次就好了……


拿着她手写的推荐list,还是觉得好幸运。真的是托POI的福,喜欢了世界上最好的人。


下一次,有缘再见啦。




—柠—

蓝眼魔女和绿眸小鹿 【下】

烤包_:



Taylor睁开眼,刺眼的阳光令她很快又闭上。脑袋昏昏沉沉,胃也一阵一阵绞痛。她忍不住呻吟起来,下次再也不灌这么多酒了。


 


“把这碗药喝了。”


 


魔女迷迷糊糊地点点头,接过送到面前的碗,喝着刚熬好的热腾腾的药。


 


把碗递回去的时候,她忽然反应过来,猛地抬起头。在发现身边站着一个人时,她的胳膊一抖,碗从手里掉了下来。


 


还好那个人把碗接住了,才没有落到地上摔个稀巴烂。那个人有一双绿色眸子,如矿石般空灵且透彻,挺拔的鼻梁,锋利的薄唇,修长的四肢,小腹的线条流畅有力,手臂和腿覆盖着结实的肌肉。


 


不提别的,就算嗅觉失灵了,她也能闻出Karlie身上那丝草药的苦涩的清香。


 


“你…你…” Taylor半天也没拼凑成一个完整的句子,等她终于说出口时,却选了一个完全不关键的点,“变成人也这么好看,不愧是我家娃。”


 


她莫名其妙地开始沾沾自喜起来。Karlie噗嗤一声笑了,“是啊,多亏了你,妈妈。”


 


这个称呼在她心里激起了小小的涟漪,但她发觉了更重要的事,“你会说话了?”


 


“嗯,这是我去找那群鹿最主要的目的。他们不是普通的鹿,他们和我一样,是魔鹿。”


 


Taylor愣愣地想了一会,“那…你是怎么…”


 


“等会再讲,先去吃早餐吧。”说着Karlie将她打横从床上抱起来,魔女吓了一跳,一声惊叫被她咽回了喉咙里,“我…我可以自己走!”


 


当然,小鹿没有听她的话。从卧室到餐桌这么短短的几步路,魔女觉得好像过了一个世纪。Karlie把她轻轻放在了椅子上,她这才有机会好好打量一下她的孩子。小鹿的确是比她高,也比她壮了。她心里说不出什么滋味,酸酸甜甜地百感交集。她当初想,小鹿不用比她高,不用比她壮,因为她会一直守在小鹿身边。但如今她意识到,小鹿不需要她的保护,若是想离开,随时都可以走,她是留不住的。


 


她才不会舍不得呢,看见小鹿长成如此健康又漂亮的大孩子了,她高兴还来不及呢。


 


“没休息好吗?要不吃完饭再去睡会?”Karlie睁着绿色的大眼睛瞧着她。


 


她方从发呆中回过神来,“没事,我睡得挺好的。”便小口吃起煮好的燕麦粥。


 


Karlie也吃起自己的那一份。她知道Taylor睡得一点也不好。昨晚她回来的时候,发现家里漆黑一片,没有点灯,魔女也不见了,地窖的门倒是打开着。她思考了一下,转身又出了门,往东边的大松树下奔去。她相信自己的直觉不会错的,大不了多跑几个地方找找。


 


Taylor果然在那里,靠在大树底下,已经睡着了的样子。一个空酒瓶倒在旁边,里头一滴酒也不剩。她皱了皱眉,魔女应该很清楚自己的酒量有多差。有一次她们俩酿药酒,Taylor不过是尝了几口,很快就晕晕乎乎地趴在桌上。现在,她竟然把一瓶酒喝完了。


 


Karlie叹了一口气,走上前去。在明亮的月光下,她看见魔女的面颊上挂着泪痕。她小小地吃了一惊,她不曾见过魔女哭。魔女总是温柔的,和蔼的,教她知识时是认真的,严谨的,她犯错时会板起脸来教训她,偶尔也会露出惆怅的神情。但是魔女从来没有哭过。


 


她擦掉了魔女额头上渗出的汗珠,一并抹去了泪痕,可水花仍旧一串一串地从魔女脸上滚落。


 


别哭了,她心想,别哭了。


 


她一手扶在肩膀上,一手放于腿弯处,把Taylor打横抱了起来。她这才察觉到魔女有多小,缩在她怀里像孩子一样。她想起了自己还是孩子的时候,学完知识就要出去玩,出去玩就弄得一身泥,脏兮兮地回家吃晚饭。她想起自己一会儿把鸡妈妈的蛋打了,一会儿把胡萝卜地踩得乱七八糟,免不了被魔女批评一顿。她想起做噩梦的夜晚,魔女守在床边,跟她说不要害怕,跟她说这里是家,跟她说她会永远保护她的。


 


那个什么都不怕的魔女,能为她遮挡一切风雨的魔女,会永远保护她的魔女,原来这么瘦,这么轻,这么小的吗?


 


Taylor呢喃了一句什么,她没有听清。凑近以后,她听见魔女声如细丝地说着,不要走。


 


魔女说,对不起。


 


魔女说,我不是称职的妈妈。


 


魔女似乎仍在昏睡,靠在她的怀里,汗水和泪水沾湿了她的胸膛。


 


从东森林走回西森林,手上还抱着一个人,亏了Karlie的力气大,也可能是因为她抱着的不是别人。


 


魔女又说梦话了。她好像听清了,好像没听清。不,她只是想确认一遍。她把头低下来,低得不能再低,低到魔女说的每个字都不会逃过她的耳朵。


 


魔女说,我喜欢你啊。


 


过了很久很久,等到黑夜快变成黎明,等到沧海快化为桑田,她终于开了口。


 


“我也喜欢你。”


 


那是她第一次听见自己讲话。她觉得自己的声音挺好听的,但是没有魔女的好听,魔女的声音最好听。


 


她的燕麦粥还没吃完,Taylor的燕麦粥已经见底了。她主动提出,“要不要再去帮你盛一碗?”


 


Taylor摇摇头,“不用,我吃饱了。”她似乎有很多问题想问小鹿,却不清楚该从哪儿说起。半晌,她望着小鹿的眼睛,“你这几天去做什么了?”


 


小鹿挠了挠头,“我去向那些鹿请教怎么变成人形啊。我也差不多够大了,只是不明白方法,或者有没有诀窍。”


 


“你知道了?”


 


“他们说,有着绿色眸子的魔鹿,在成年后的第一个血月之夜将幻化为人,此后就能自行掌握这种力量,可以随心所欲地转换形态。”


 


“那你是怎么学会说话的?”


 


“他们说,我八成是很小的时候受到过诅咒,”小鹿呲牙一乐,“我们是恶魔之子嘛,受到诅咒是很正常的事。”她拿自己的身份打趣,被魔女扫了一眼,“我继续讲,那个诅咒的内容不复杂:当喜欢的人亲口对自己表示爱意的时候,咒语便会解除,在此之前只好一直当个哑巴了。”


 


“你如今能说话了,说明…说明…”


 


Taylor觉得她的脑子转不动了,她知道自己不应该喝酒的,看看,现在连基本的思考都办不到了。她暗暗祈祷昨晚没有做什么奇怪的举动,说什么奇怪的话。


 


Karlie却帮她解释了,“昨晚抱你回家的路上,你承认了你喜欢我,所以我就能说话啦。”魔女到底还是一口气没接上来,她早该清楚昨晚的一切都不是梦,梦里是闻不到气味的,而她分明闻见了草药的苦涩的清香。


 


她尴尬地低下头,被戳破心事一般机械地刮着碗底沾着的燕麦。她的手突然停住了,等一下,她好像漏掉了一个很重要的点。解除咒语的关键似乎是两情相悦…对吧?


 


“你不走吗?”她蓦地问道。


 


“走?走去哪里?”小鹿被问糊涂了,一副摸不着头脑的样子。


 


“去找北边的那些鹿啊。他们是你的族群,你的同类。”


 


“哦,昨天我已经和他们道别了。”小鹿嘿嘿地笑了,“而且他们也马上要前往下一个目的地了。”


 


“为什么不跟去呢?”


 


“为什么要去呢?这里才是我的家呀。”


 


“不管我走到哪里,走得有多远,这个地方有牵挂我的人,和我牵挂的人,这就是家。”


 


“所以不要担心了,”Karlie一字一顿地说着,绿眼睛直视着蓝眼睛,“也不要再哭啦。我永远是你的孩子,妈妈。”


 


她怀疑小鹿用那个称呼根本是故意的,因为水花正一串一串地顺着她的脸颊落下。不让人省心的孩子,就会惹她掉泪。


 


小鹿站起身,一步一步走到她面前。她还没来得及抗议,又被一把抱了起来。这混蛋崽子,抱上瘾了是吧。


 


“再去睡一会好不好,嗯?”Karlie弯下腰,凑近魔女的额头,在上面轻轻亲了一下。一如小时候的夜里,打着哈欠爬上床后,魔女给她的晚安吻一样。


 


“…好。”




一个可能有番外可能永远没有番外的END




烤包的和故事完全不相关的闲话时间:


在渣浪发我和我妹的照片


结果被误以为是一个人


哈哈哈哈哈哈哈这也太尴尬惹😂

蓝眼魔女和绿眸小鹿 【中】

烤包_:



日子一天一天过去。她是魔女,Karlie嘛,也算是只魔鹿了,普通人的生老病死对她们而言不是问题。日子是一天一天过去,可时间到她们这儿就像被迟缓光线照到一般冻住了。


 


Karlie 渐渐长大了,虽然长得特别慢。每天她都去森林里玩耍撒欢,有时候弄得一身泥,免不了被Taylor数落一顿。小鹿先是帮她做些简单的活,后来她开始教授基本的草药,小孩子头脑灵活,一下子就记住了。记住了就想出去玩,她考了考小鹿今天学的知识,然后叮嘱别忘了吃饭前回家。她觉得小鹿太瘦,可每顿饭小家伙吃得也不少——大概是出于总认为自家娃吃得不够多的妈妈心理。


 


但是,她知道,小鹿不是她的孩子。小鹿总有一天会离开的,等找到了接受她的鹿群之后。魔女又摇了摇头,想这些做什么呢,她们俩都是寿命长得不行的妖怪,如果真有那么一天也远着呢。


 


小鹿活泼是活泼,只是有的时候太莽撞了一点。昨天闯到鸡窝里把鸡妈妈的蛋打了,今天和小兔子玩又把胡萝卜地踩得乱七八糟。魔女隔三差五跟鸡妈妈赔礼,向兔奶奶道歉。转头当然得批评Karlie几句,但是说完以后也没啥办法——小家伙天性如此。Taylor安慰自己,如果她沉默寡言对什么都提不起精神,你又得担心了。


 


不过,若是有谁欺负自家娃,她也绝对不是好惹的。北边的几只熊崽子仗着块头大力气大,整天拦在路上,谁想过去就必须交上吃的当买路钱。Karlie和朋友们已经被打劫过好几次了。小鹿一回来便撅着嘴满脸不高兴,好像刚打完一架似的脏兮兮的。她弄明白发生了什么后,花了十分钟调制出一瓶药水,告诉小鹿下次把这个混进食物里。据说,那几只熊崽子刚咽下肚,就迫不及待地冲到小溪边大口灌水,浑身红得跟晒伤了一样,还奇痒无比。他们嚎叫着跑回北边,再也不敢出来撒野了。


 


小鹿有的时候做噩梦,魔女会守在旁边陪着,直到小鹿安稳地睡去。这孩子从小被族群抛弃,无依无靠,怪可怜的。她不过是舍弃一点睡觉时间,算不了什么。


 


Karlie渐渐长大了,虽然还是长得很慢。不过瞧瞧那腿,似乎的确是越来越修长了,皮毛也越来越光滑了,眼睛也越来越明亮了。反正自家孩子一切都是最好的,Taylor自豪地想。平常做饭时,她总是把一些滋补的草药加进食物里,所以小鹿的身体也越来越强壮了。家里要是有个三天两头生病的孩子,那也挺麻烦的。


 


魔女仍旧觉得Karlie是一只小鹿。即便小鹿的年纪可一点也不小了,在她面前,孩子永远是孩子。


 


魔女偶尔会想,小鹿什么时候会幻化成人形呢。她不知道这种能力需不需要特殊的修炼,也不知道对于魔鹿来说多大算是成年。知道了还是没用,她的记性不好,自己的年龄和小鹿的年龄都忘到了脑后。


 


魔女偶尔会想,小鹿变成人以后会是什么样的呢?会比自己高吗?会比自己壮吗?应该也会有修长的双腿吧,应该也会有深邃的绿眸吧。她的眼前似乎浮现出了一个女人的相貌,又很快烟消云散了。


 


魔女想,小鹿不用比她高,不用比她壮。她是魔女,她来保护小鹿就够了。


 


Karlie愈发懂事和沉稳了,不再像以前一样整天跑出去玩,弄得一身泥。原来的小窝早睡不下了,魔女拜托南边的猴木匠做了一架新的床。她喜欢读书,家里浩如烟海的古籍快被她看遍了。她有的时候会自己研究各种草药,试着发明药水什么的。Taylor感慨道,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啊。她为小鹿长大了而感到欣慰,又怀念过去那个时常黏着她的小家伙。唉,这矛盾的蠢妈妈。


 


森林东边来了一群鹿,她从松鼠那里听说的。这种事她听说过很多遍,北边来了一群羚羊,南边来了一群白马,大都是歇歇脚,吃点东西喝点水,休息完后继续出发。这会应该也一样。


 


可这回似乎不太一样。Karlie从几天前就开始心神不宁,饭吃得少了,晚上睡觉时总是翻来覆去,晃得地板嘎吱嘎吱地响,把她吵醒了。熬药的时候也常常出神,好像是在思考什么。


 


这一天的晚饭,魔女看着小鹿又一次心不在焉地戳着盘里的食物,终于开口道,“你有心事吧。”


 


小鹿摇摇头,在她目不转睛的视线下,到底点了点头。


 


“是因为东面来的那片鹿群么?”


 


小鹿点点头。


 


“当年我也是在东边的大松树下捡到的你,一晃都这么久了。”


 


小鹿低下头,继续戳起盘里的食物。


 


“想去吗?”


 


小鹿停下动作,抬起头望着她。


 


“我说,你要是想去看看的话,就去吧。”


 


小鹿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一人一鹿静静地吃完了晚餐。


 


第二天起床的时候,Karlie不见了。平时的早晨小鹿会去晨跑,或者在森林里搜集草药。但今天,她知道小鹿消失了,她感觉得出来,房子里少了一股气息。无论如何,她还是做了两人份的午饭和晚饭,万一小鹿只是出门玩玩呢?


 


是的,她的确应该承认,Karlie已经完全不是小鹿了。她的绿眸中闪烁着勇敢,细长的脖子倔强地挺立着,身上披着耀眼的褐色皮毛,四条笔直的腿汇聚着强劲的力量。她是一只能独当一面的成熟的鹿了。去集市上的时候,魔女会骑在小鹿背上,比步行可是快多了——她到现在还没掌握飞行魔法,瞧她这个蠢妈妈。


 


如今小鹿走了,她连小鹿的年龄都没记住,她当妈妈当得太不称职了。


 


第三天,第四天,小鹿还是没有出现。她一个人打扫了房子,把书整理了一下,做了几瓶为下次集市准备的药水。很久没有过一个人的生活了,她跟自己说,也不赖嘛,如此安宁,如此清静。


 


到了第五天,魔女从地窖里找出一瓶酒。地窖里的酒是为了做药引子而储存的。她平时很少喝酒,她的酒力实在不行,今天大概是嘴馋了吧。


 


魔女推开门。夜深了,月色弥漫在空中,织成柔软的网,笼罩着沉睡的万物。她往东边走着,一步一步,树枝和叶子在脚下发出喀嚓喀嚓的响声。


 


大松树孤寂地矗立在月光下,披挂着一层朦胧的羽纱。魔女来到大树底下。今晚的月亮是血月,红彤彤的月亮悬挂在夜幕里。她想起了很久很久以前的事。那时她又冷又饿,瑟瑟发抖,深一脚浅一脚没有目的地蹒跚着。抬起头的一瞬间,却看见了和眼前一样的血红的月亮。


 


她喝了一口酒,又喝了一口,又喝了一口。平时在家里,她偶尔多吃一点甜食,小鹿还要一副大人模样似的教训她。现在没人管了,就让她尽情享受一下吧。


 


整瓶酒全下肚了。魔女躺在树底下,她觉得浑身热得不行,胃里好像燃起了一把火。脑袋晕晕乎乎的,仿佛飘在云端,柔软的云彩托着她的身体。原来喝酒是这么舒服的事啊。


 


松树上的露珠滚落,把她的脸弄湿了。她仔细一看,松树上根本没有露珠,可是仍旧有水从她的脸上掉下来。今晚的风太大,她心想,把眼睛都吹痛了。


 


她就这样在松树下面睡着了。夜已经很深了,她太困,也太累,肯定是走不回去了。


 


她梦见了小时候。她独自一人奔跑着,爸爸妈妈让她使劲跑,使劲跑,不要回头。她不记得自己跑了多久,跑到脚都麻了,腿快断了,气也喘不上来。但她不能停下,一停下就会被抓住,就会被烧死,因为她有蓝色的眼睛,她是魔女,她会为自己的族群带来灾祸。


 


这可算不上一个美好的梦,在经历了那么多事情后,她连梦都不能做个美好点的吗?


 


她梦见有人轻轻抚摸着她的额头。她梦见有人擦干了她的汗水,擦干了她的泪水。她梦见她被一双强有力的臂膀抱起。她的梦里出现了一双绿色的眸子。


 


她想,如果Karlie变成人的话,应该就是这个样子吧。


 


她想,她大概是喜欢上小鹿了。


 


她想,可惜她现在才发现。


 


奇怪,她明明一点力气也没了,却还有力气思考这么多东西。


 


那真是一个美好的梦,梦里她仿佛还闻见了一丝草药的苦涩的清香。但梦终归是要醒的。




TBC




小虐怡情,大虐伤身,强虐灰飞烟灭


烤包只做怡情的事

蓝眼魔女和绿眸小鹿 【上】

烤包_:



回家的路上,Taylor捡到了一只小鹿。


 


今天是镇上赶集的日子。起床后,Taylor从架子上挑出一瓶一瓶药水,仔细地放进篮子里。推开门时,小鸟叽叽喳喳地向她问好,“早安!是要去集市吗?”


 


“是的,今天是赶集的日子呢。”


 


Taylor是一个魔女。但她无法上天入地,暂停时间,摄人魂魄,她的本领是和动物交流,有时候做一做可以治病的药水,帮村民们看看病。她连飞行这种小技能都掌握不好,因为扫帚老不听她的话,所以她只能走去镇上。


 


镇子上熙熙攘攘的,赶集这一天的人总是特别多。她找到一处空地,铺上一块毯子,把篮子里的药水拿出,整整齐齐地摆在毯子上。她不说话,默默地坐在毯子后。村民们都认识Taylor,也知道她的声誉。稍微描述一下你的病情,她便能选出那瓶适合你的药水。遵照医嘱吃下去,一周内绝对会痊愈。若是病得比较重无法来的,她可以亲自去到家里。她是这一片小有名气的医生。


 


她的药水常常卖得特别快。Taylor换了一些面粉和布匹,篮子又变得满满的了。她提着篮子往森林走。一路上,兔子和松鼠也都跟她打招呼。“回来得真早呀!集市上的人多吗?”


 


“可多啦,药水一下子就卖完了。”


 


消息最灵通的画眉鸟急匆匆地飞来,落在枝头上蹦蹦跳跳。大家停下了谈话,一齐抬头望着他。


 


“东边的大松树下,有一只不知打哪儿来的小鹿,好像受了很严重的伤,正奄奄一息地趴着喘气呢!还好Taylor你回来了,快过去瞧瞧吧!”


 


Taylor走得不快,老山羊便驮着她往东边森林跑。大松树下已经有一些动物围着了,看见他们来了,又纷纷散开让出路。魔女从山羊背上跨下来,一步一步迈向树根,走近蜷缩成一团的那只小东西。


 


小鹿闭着眼睛,身上的毛被汗水和血珠沾湿了。她大略检查了一下伤口,还好多数是皮肉伤,没有特别致命的。敷上草药,喂了药水,再好好修养的话,两个月内是可以痊愈的。


 


只是,大家都心知肚明——这只小鹿不属于他们森林。没有人知道她是从哪里来的,这是一只孤儿鹿。


 


Taylor叹了一口气,“我先照顾她好了,以后的事以后再说。”


 


她把小鹿抱到山羊背上,自己则慢慢地跟在后面。一路上,她默默盘算着,如果每个月多做一些药水,多帮一些人家看病,自己少吃俭用一点,也不是喂不活这只小东西。话说回来,小鹿身上的伤口看上去像是磕碰和擦伤,夹杂着斑斑点点的淤青。这孩子是自己逃出来的吧,她的族群不要她了么?


 


魔女的家在西森林,需要走上一段时间。森林里没有什么真正的道路,全是深一脚浅一脚的土地,新来者肯定会迷路,一不注意还可能被树根绊一跤。好在这里的动物都是老住户了,森林是他们的家。


 


老山羊的背上晃晃悠悠的,大概是把小鹿摇醒了。她朦朦胧胧地微微睁了一下眼睛,又很快闭上了。


 


“绿色眸子的小鹿啊,”魔女心想,“难怪呢。”


 


那是一个十分古老的传说,Taylor还是个小女孩的时候就听说过。有着绿色眸子的幼崽沾染了恶魔的气息,会为自己的族群带来灾祸。他们成年后可以修炼成人性,寿命也比普通动物长很多,是厄运的象征,是不死的化身。


 


和魔女一样。


 


Taylor早忘了自己的年龄。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一眨眼便过去了。她似乎永远不会变老,永远都是这个模样。魔女的记性不是特别好,有的时候记性好反而带来许多没必要的苦恼。


 


Taylor从未养过小孩。这种事还是慎重考虑一下比较好,但想着她被家人抛弃,身上受了伤,无依无靠,魔女脑子一热,就决定把小鹿留下了。她一个人住了这么久,多一个伴可能也是一件好事。


 


回到家里,Taylor用清水稍稍擦洗了一下小鹿的伤口,敷上草药,又喂了一点药。小鹿早已迷迷糊糊地睡着了。Taylor把小鹿抱到了自己的床上,轻轻盖上一层被子,然后才忙忙碌碌地去做午饭。


 


她也说不清为什么要对一个来历不明的小东西这么好,或许是因为小鹿令她想起了童年时的自己。


 


她的童年是孤寂的。她是一个有着蓝色眼睛的女孩,一个注定要成为魔女的女孩。她是厄运的象征,不死的化身,会为自己的族群带来灾祸。爸爸妈妈保护不了她,只能让她坐进木桶里,听天由命地任河流将她带向远方。木桶被树枝挡住了去路。她从桶里爬出来,恍惚地往前一步一步蹒跚而行。在她饿昏了的时候,一位老婆婆发现了她。老婆婆也有蓝色的眼睛。


 


她到现在都不知道老婆婆的名字,她一直叫她婆婆。她们住在森林的一座小木屋里,婆婆平时做做药水,给人家看病。给人家看病之前,婆婆会念一段咒语,一段能使眼睛变色的咒语,以隐藏魔女的身份。婆婆说这个咒语太难,等她大一点才能理解。小木屋附近设有结界,普通人无法闯进来,但是再远一点就无法保证了。她便每天和森林里的动物玩耍。过去她只能帮婆婆做些简单的活,后来婆婆开始教她认基本的草药。再后来,等她认完了所有的草药,读完了架子上所有的书,能给人看病,也学会了咒语时,婆婆说,她要回家了。


 


魔女不把死叫作死,她们从来只称呼为回家,因为魔女的寿命实在是太长了。


 


婆婆走了之后,她一个人住在小木屋里,做着和婆婆以前做的一样的事。不一样的是外面的世界。听说有人掀起了革命,推翻了原先腐败的王朝。新上任的国王十分开明,号召臣民们消除对魔女的歧视。他还颁布了许多法令,她却都不怎么关心,因为魔女的寿命实在是太长了,来来去去的王朝,只是弹指一瞬。直到一天走在镇上时,她发现即便不念咒语,也没人对她的眼睛指指点点,有的甚至向她微笑一下,她才觉察到世界似乎的确在变化了。


 


她偶尔想,如果老婆婆还在,她应该会很喜欢现在的世界的。


 


Taylor出神地回忆着往事,锅里的粥熬得稠乎乎的,直到黏底了她才反应过来。她赶紧关掉火,盛出一碗端到床边。小鹿还没有清醒,但也把喂到嘴边的粥一口一口咽下去了。Taylor帮她掖了掖被子,坐到桌子旁吃起自己的一份。


 


若是以后有这个小家伙陪着,那也不错,她这么想。


 


小鹿睡了三天三夜,到了第四天,终于睁开了眼睛。魔女先让她喝完了一碗药,再开了口,“我叫Taylor。这是我家,你昏倒在了松树下,我把你带了回来。你是怎么来到这里的?你叫什么名字?”


 


小鹿愣愣地看着她,似乎是说不出话,又似乎是不知道怎样说话。见状,Taylor换了一种讲法,“这样吧,我问你问题,是的话你就点点头,不是的话就摇头,行吗?”


 


小鹿想了想,轻轻点了点头。


 


“你知道你是怎么来到这里的吗?”


 


小鹿摇摇头。


 


“你能想起来之前发生了什么吗?”


 


小鹿又摇摇头。


 


“你记得自己的名字吗?”


 


小鹿还是摇摇头。


 


Taylor叹了口气。这孩子,一问三不知啊。


 


“算啦,你就先在我这儿住着吧。”


 


她决定叫小鹿Karlie,不为什么,她觉得这个名字很适合小鹿。她最喜欢小鹿的绿色眸子,如矿石般空灵且透彻。


 


魔女戴上眼镜,从浩如烟海的书里查阅起如何带小孩。她找出零散的布头和棉絮,搭了一个软乎乎的窝,向牛妈妈要来一些牛奶,还在后院里种上胡萝卜和玉米。卖完药水后,她多换了一份面粉,又去到镇上的商店买了一些给小孩子的玩具和书。


 


Karlie还是不说话。Taylor起初以为是由于年龄太小,可后来发现小鹿好像就是不会说话。她翻遍了家里的书也没找出原因。然而小鹿似乎没有很困扰的样子,而且她说的话都听得懂。除了不开口以外,其他也没有什么不对。




TBC




心情好的话,这篇会更的,小兔也会更的


而让烤包心情好的方法就是红心和评论


尤其是评论!划重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