朷白

很忙,不在。

Quiet

#依旧ooc

#后来会甜....吧?

#短小无力

#我觉得凑齐四个看上去会显得比较厉害



你就是黑暗。

打开门,你全身都在颤栗,你也并不清楚为什么。

有什么可颤栗的?

你按着门把。

啪嗒一声,开了花。

你手指发凉。

你轻轻触碰着你的脸,你不明白,不清楚。

你没发烧,你十分确定。

你很清醒。

清醒的要命。

可你只想混沌的睡一觉。

但你不能。你腹部还有伤。

你有些无力,你几乎是在嘲讽,你甚至都不知道自己在嘲讽什么。

你感觉不到。

开心,悲伤,孤独。

只有愤怒。

……

你想起来,起不来。

房间里有断断续续的脚步声。

高跟鞋。

意外的轻快。

“oh,Sameen”

她的脸上没有一点点表情。

连笑都没有。

“R-O-O-T.”

你想说什么,可还是只叫出了她的名字。

你抬头看她,她的眼神你都没看懂,或者是你不想看懂。

她咬了咬嘴唇。

想说什么。

终究还是放弃。

她叹了口气,手掠过你的肩膀。

“Shaw.”

她很少这么正经叫你。

她一般都是用怎么压抑也压抑不住颤抖的声音叫你

sameen

sam

sweetie.

她按着你的肩膀,迫使你仔细听她说话。

“Shaw,忘了我,好好生活。”

叫,你忘记?

你闭上眼。

你套上皮衣。

腹部的伤还在隐隐作痛

你站起来。

周围一如既往的空。

毕竟她已经走了一年多了。

你真的不清楚。

你腹部的伤还没好。

你猛然想起她就是腹部中枪。

你总觉得她还活着。

她没死。

可能有天她会回来吧。

但你没想到那天会来的那么快。

那天阳光正好。

你茫然的走在路上。

然后你又晃晃悠悠的回了家。

再然后就看见她了。

她满脸笑容。

阳光打在她的头发上。很好看。

最少你这么觉得。

你也晃晃悠悠的举起拳头。

往她脸上挥。

当然你这么做只是为了看看她是是真是假。

是真的吧。

你甚至都没来得及让她说一句〖Did you miss me?〗

你也许会回答〖Absolutely〗

也可能不会。

你不清楚。不明白。


『Shaw...』

『这只是模拟。』

『我知道你很清醒。』

『我也很想她。』

-

『』是机器宝宝的对话框

嗯我甜回来了。

又刀了回去。

/笑

PS下面还有一点点











你说你不喜欢一个人呆在地铁站。

因为那里有太多你和你和她的回忆。

她曾在那里和你呆在一起。

你曾在那里花样调戏。

她曾在那里翻过无数白眼。

你曾把她拷在长椅。

后来她回来了。

她也不喜欢一个人待在地铁站。

因为那里也有太多她和你的回忆。

评论(6)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