朷白

很忙,不在。

LAST

Shaw手腕上系着气球。

红色的气球飘在她头上,鲜艳的颜色与冷色系的她形成鲜明对比。她不喜欢太亮的颜色,那会让她很显眼,有时会不方便。但是Root喜欢。

Root的手腕上也系着气球,不过是蓝色的。
和天空融在一起。

她仍然是弯着眼睛软软的笑着,天蓝色的气球,白色的细线,与她纤细的手臂连在一起也不违和。

Shaw的左手牵着Root的右手。
偶尔也要给自己放个假不是吗。

当Sameen Shaw挺累的。

Root递给她糖,她迟疑一下接过去。

Root朝她笑了笑,“这次我可能回不来了。”

啊?
Shaw呆滞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她在说什么。

Root从不告诉她任务的危险性,
她总是故作轻松的耸耸肩说就那样吧,
她喜欢骗自己。

Shaw有些木然的看着眼泪从Root脸上滑下。

“嗯。”

“所以这次,我想告诉你,”Root歪过头,“Sameen Shaw,I wanna be your end game.”

她缓慢的对Shaw伸出手。

“嗯。我爱你。”Shaw突然发觉脸上有点湿,眼泪不知不觉就漫出来了。
“会是永远。”

Shaw用力握住Root的手。

她握住了一片虚无。





――――――――――――――――――――――――
六一快乐!
这里是上完体育课要死的我。
第二年。
想你。

当贺图用吧emm

很热,所以我要画冬天。

差不多是锤子刚觉醒执行任务时试图没话找话。


Root停下她的哆嗦,Shaw很奇怪,她一直很好奇Root是怎么控制她自己的。

显然即使是Sameen Shaw也在纽约这鬼天气下瑟瑟发抖,幸运的是没有下雪,不然Shaw得罢工。她听见Root嘟囔了一声真冷,Shaw翻着眼睛回忆了一下Reese教她怎么回答。

嗯...

不管怎样都不能听Reese的。Shaw决定保持本色,emm了一声,然后她看见Root偏过头扒拉下围巾对她笑了笑,因为天气原因,那个笑容显得有些僵硬。Shaw也回以一个僵硬的笑容。

在寒冷的冬天她格外想念热牛奶。

而Root更偏爱咖啡。

她想着,不知不觉下雪了,噢,她要罢工。她突然感觉到Root毛茸茸的脑袋凑过来,蹭了蹭她的脖子,小心翼翼的靠在她的肩膀。

嗯,过一会再罢工吧。

Shaw想。

新年快乐:)

『新年你要给我什么礼物呢。』

『如果我说我爱你你会开心吗。』

『会呀。』

『那么,我爱你。』




Root醒来时浮在半空中,剧烈的失重感令她不适。

『你的能力又失控了?』

『是的呢。』

Root用纤长的手指戳了戳太阳穴,然后啪的一声摔在地上。

『如果你一直这样我也没办法啊。』

Shaw伸出手扶起她,对方对她皱起眉毛笑了笑,怪异。

『很痛的。』

『你想怎样?』

『亲我。』

『不正经。』

Shaw戳了戳她的脑门,在对方的脸颊上留下不深不浅的一个吻。

『你这个月是第7次了。

情况不是很好。』

棕发女人对她叹了口气。

『我也不想莫名其妙的突然晕倒。醒来时又浮在半空中。』

Shaw眨了眨眼,长时间的工作让她的眼睛感到不适。

『谢谢你。医生。』

『不用谢,毕竟你好歹也付了钱。』

Root似乎被她逗笑了,弯起眼睛。

『我会治好你的。』

棕发女人依旧咧着嘴角笑,伸手抱住了医生小姐,毛茸茸的头顺势埋进对方的颈窝里。

『新年快乐。』

『新年快乐。』

医生小姐抿起唇,补了一句,

『我爱你。』

然后落下一个吻。

有些凉的手指滑进病人小姐的毛衣内,若有若无的触碰像是触电般。



『帮我绑头发。』

『啊?』

『绑、头、发。』

黑发女人噗嗤一下笑出声,『你觉得,我会吗?』

『会的吧。』病人小姐的手指在医生小姐的锁骨上打转。

『嘿。』Shaw不满的叫了一声,『停下。』

『那你帮我绑头发。』

『啊――』医生小姐凑近些咬住褐发女人的嘴唇,『可是我不喜欢。』

『不好看吗?』

『好看到我想肏你啊。』

『来啊。』

『我说我们应该找个时间结婚的。』

黑发女人抬头看了一下喋喋不休的病人小姐。

『你开心就好。』

『什么态度。』病人小姐嘟嚷着,抬起下巴。

『选个时间。』

『啊?』

『结婚。』

医生小姐清清楚楚的看见红晕爬上对方的脸颊。

『你不觉得你应该说点什么吗。』

『比如?』褐发女人冲她歪了歪头。

『比如。』医生小姐将褐发女人一点点按在床上,『我爱你。』



『糖的味道。』

『什么?』

『你的味道。』

她看见病人小姐对她翻了个白眼。

『我说真的。』

『令人难忘。』

千万人的注视,都不及你一人的喜欢。


新年快乐!

片段

嗯嘛嘛摸摸摸摸摸就是可能会写的还有莫名其妙跳出来的一些奇怪的片段

1.the cure

“我很喜欢你,医生。”Root眨了眨她褐色的眼睛,“并不纯粹的那种。”
“正常。”Shaw挑起眉毛,“患者一向很容易对医生产生依赖感。”
“那不一样。”Root轻声说,“人类愚笨。”
“我难道不是人吗?”
“.......你知道我不是说这个。”
“我不知道。”Shaw拿起杯子喝了口水。
“你是反社会,医生。你是perfect code.....”Root顿了顿,“还有一点,那是我的杯子,医生。”
“干嘛。”Shaw翻了个白眼,“你患的是心脏病不是传染病。”
“.............”

2.霸道总裁的正确打开方式

Lambert最近很难过。嗯,至于为什么。不管本少爷就是难过哼哼哼。好吧就是因为新来的一个女孩子,很好,成功的引起了lambert少爷的注意,嗯她长什么样,噢等等让lambert少爷我去搜索一下玛丽苏文里都是怎么描写女主的。
“宛如玉雕冰塑,似梦似幻,娇艳绝伦,貌如西子胜三分清丽绝俗,冰清玉洁,有如画中天仙灿若明霞,宝润如玉,
恍如神妃仙子气质美如兰,才华馥比仙,令人见之忘俗丰润嫩白,樱桃小口
,眉目含情,仿佛太真重临鲜艳妩媚,袅娜风流,柔媚姣俏,粉光脂艳鬓若刀裁,眉如墨画,面如桃瓣,目若秋波凤眼柳眉,粉面含春,丹唇贝齿,转盼多情眉目如画,
肌肤胜雪,真可谓闭月羞花娇若春花,媚如秋月,真的能沉鱼落雁闲静如姣花照水,行动似弱柳扶风,体态万千娇小玲珑,宛如飞燕再世,楚楚动人鸭蛋秀脸,俊眼修眉,黑发如瀑,风情万种削肩细腰,身材苗条,娇媚动人,顾盼神飞让人......”
不好意思跑偏了本少爷都不知道那是个啥。总之超好看就是愚蠢的人类prprprprpr
好了不管反正她就是超可爱。噢她是Sam。不是那个小炮仗!哦再说说本少爷,嗯,标准的校园高富帅,劳资可是德西码公司里的。。。啥职位来着?不管反正只要记住劳资邪魅狂帅就ojbk了!

很复杂。
我是总裁,好像,然后,Sam是小白花那样的emmmmm
所以那个Sam按套路就应该是女配了。
可以,很套路。但是后来的发展就不是很套路了。为什么Sam成天和Sam待在一起???
为什么Sam在扒Sam的衣服???
为什么Sam扑倒了Sam????
等等小炮仗Sam反扑了Sam了。噢我就觉得小白花Sam应该是受嘛.....
等等为什么我会在这里???????

3.子弹

“你知道吗?那天我看到她。
然后我就感觉到。
一颗子弹,闪电一样的穿透过我的心脏。”
Root指了指心口,
“那颗子弹,叫Sameen Shaw.”

4.套路

讲道理,root对套路这东西是十分清楚的。
从小到大Root就是在套路中度过的。
所以自然而然Root长大后也就疯狂套路别人。凭着和善一看长得就像好人的外表。嗯哼。
几乎所有人都被Root套路了。
除了,Sameen Shaw.嗯实际上并不是没被套路,而是Root根本来不及套路,就被她一巴掌拍墙上了。嗯Root是什么人啊,抖m啊!(不你走开),所以走上了。
漫长

追妻路
!!!

5.tell

Shaw眨了眨眼睛。
白光刺眼的不得了。唔,玛吉呀巴库乃。

……

就先这样了嗯。
晚安。

所以有人领养它们吗qwq

并不好笑的段子

1.炸厨房梗_(:з」∠)_

Root傻兮兮的笑了笑。

Shaw觉得啊,光是这个笑,她的心就软成Root煎烂的牛排似的。

等等,煎烂的牛排???

wdmy

“Samantha你他妈又把厨房炸了!”


-

2.日常玛丽苏文梗


“我,我,我错了Sam”Root眼睛红红的,好像快哭了。

“女人,你点的火,得你来灭。”Shaw邪魅一笑,拉住Root的手。

“不,不行!”

Shaw咬了咬牙,深情的喊了一声,“Root你他妈把厨房点着了还不快点报警!”

“.....好的。”


-

3.依旧日常苏文梗


“女人,你成功的引起了我的注意。”

“Root......”

“Samantha?”

“Sam?”

“嘿你可以把牛排还给我了吗?”

-

“emmm”

Shaw俯下身子,手指轻轻抵在Root的嘴唇上。“张嘴。”

Root非常配合,她想她现在的姿势一定很羞耻,emm还好医生小姐十分养眼。“想的话,闭上眼睛也可以。”

“hum......”

突如其来的一痛。

“疼吗,我轻点。”Shaw的语气几乎是轻柔。

.....

“好了。过一个小时就可以把棉花摘下来了,以后要保护好牙齿啊。”

“噢医生我牙还痛呢”

“闭嘴吧这个月你几乎天天来骚扰我还有拔牙的时候那奇奇怪怪的声音你也弄得太刻意了吧喂。”


4.拔牙


耶我的章子到了


刻的很辣鸡我知道

L

你最喜欢什么?

我最喜欢编程。

你最爱什么?

我最爱你。

你最希望什么?

Sameen宝宝永远爱我。那么Sam你最喜欢什么呢?

吃。

最爱什么?

你。

最希望什么?

你还活着。

给你们当壁纸用???『首先要有人用2333』
原图源lof
出处忘了,侵权删。

烧。

热成bear,写点冬天的麻痹心理_(:з)∠)_



你们心照不宣的对视一眼,她眼睛一亮,马上朝你扑过去。得,Shaw大总攻(buni)就这么在月黑风高的情况下被扑倒了,还倒得很彻底,你半是嘲讽的想。

略微嫌弃的推开她,从地上爬起来,你也随便把倒在地的Root拉起来。“没带钥匙?”你问。你没去想她为什么没去撬门,因为她的脸开始泛红,连着鼻尖。

不是因为情绪什么的,是因天气。或者说,体温。你反应过来她的身子有些烫,“发烧了?”

你急忙用手测了测体温。
噢你真是蠢透了,你懊恼的皱起眉毛。怎么可能测的出。你慌乱的掏出钥匙打开门,她摇摇晃晃的走进来。cute.不合场景。
她倒在床上,“suck.”
你烦躁的把她拽起,“吃药!”

“你喂我。”
你认真的看了她一会儿,她笑的有些奇怪,像是挑衅还是什么的。“快点给我吃!”  “OK...”她委屈的嘟了嘟嘴。
吃完药她依旧没有消停,又要爬起来找电脑,这点你没阻止她,因为你知道....

“Sam------”
她揉揉有些发红的眼睛,歪了歪头。你十分下意识的把那个摆在你旁边的眼镜向她抛去。good.你完全嘲讽的勾起唇角。她理所当然的接住,戴了上去。“好看吗?”她俏皮的笑起来。“.....”当然好看,但你违心的没有说出来。



*




你靠在她身旁,近窗。
“下雪了。”你说。
“哇!”她惊喜的叫出声,扬起眉毛。“你可发着烧呢。”你学着她,也扬起眉毛。“噢.....”她的眼神立即黯淡下去,“QAQ.”
你恶狠狠的咬下她的嘴唇。“Sameen....”她可怜兮兮的瘪嘴。“闭嘴。”

她笑着环住你的脖子,你暗暗估测着她有没有可能把你勒死,嗯,看来没什么可能,身上也没有什么东西。

“烧退了就带你出去。”你自言自语的说着。没由来的鼻子一酸,“Root。”
“嗯。”
“我爱你。”
“嗯。”
“我不会再逃避了。”
“嗯。”
“所以你能把我我的三明治还给我了吗?”
“....不能。”
“去死吧你。”





*



oh,i am fucking coming.

_

不好意思,抱歉。
最近
状态不好
心态不好
身体不好
脑子不好
心情不好
文也不好
对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