朷白

很忙,不在。

LAST

Shaw手腕上系着气球。

红色的气球飘在她头上,鲜艳的颜色与冷色系的她形成鲜明对比。她不喜欢太亮的颜色,那会让她很显眼,有时会不方便。但是Root喜欢。

Root的手腕上也系着气球,不过是蓝色的。
和天空融在一起。

她仍然是弯着眼睛软软的笑着,天蓝色的气球,白色的细线,与她纤细的手臂连在一起也不违和。

Shaw的左手牵着Root的右手。
偶尔也要给自己放个假不是吗。

当Sameen Shaw挺累的。

Root递给她糖,她迟疑一下接过去。

Root朝她笑了笑,“这次我可能回不来了。”

啊?
Shaw呆滞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她在说什么。

Root从不告诉她任务的危险性,
她总是故作轻松的耸耸肩说就那样吧,
她喜欢骗自己。

Shaw有些木然的看着眼泪从Root脸上滑下。

“嗯。”

“所以这次,我想告诉你,”Root歪过头,“Sameen Shaw,I wanna be your end game.”

她缓慢的对Shaw伸出手。

“嗯。我爱你。”Shaw突然发觉脸上有点湿,眼泪不知不觉就漫出来了。
“会是永远。”

Shaw用力握住Root的手。

她握住了一片虚无。





――――――――――――――――――――――――
六一快乐!
这里是上完体育课要死的我。
第二年。
想你。

评论(8)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