朷白

很忙,不在。

蓝眼魔女和绿眸小鹿 【中】

烤包_:



日子一天一天过去。她是魔女,Karlie嘛,也算是只魔鹿了,普通人的生老病死对她们而言不是问题。日子是一天一天过去,可时间到她们这儿就像被迟缓光线照到一般冻住了。


 


Karlie 渐渐长大了,虽然长得特别慢。每天她都去森林里玩耍撒欢,有时候弄得一身泥,免不了被Taylor数落一顿。小鹿先是帮她做些简单的活,后来她开始教授基本的草药,小孩子头脑灵活,一下子就记住了。记住了就想出去玩,她考了考小鹿今天学的知识,然后叮嘱别忘了吃饭前回家。她觉得小鹿太瘦,可每顿饭小家伙吃得也不少——大概是出于总认为自家娃吃得不够多的妈妈心理。


 


但是,她知道,小鹿不是她的孩子。小鹿总有一天会离开的,等找到了接受她的鹿群之后。魔女又摇了摇头,想这些做什么呢,她们俩都是寿命长得不行的妖怪,如果真有那么一天也远着呢。


 


小鹿活泼是活泼,只是有的时候太莽撞了一点。昨天闯到鸡窝里把鸡妈妈的蛋打了,今天和小兔子玩又把胡萝卜地踩得乱七八糟。魔女隔三差五跟鸡妈妈赔礼,向兔奶奶道歉。转头当然得批评Karlie几句,但是说完以后也没啥办法——小家伙天性如此。Taylor安慰自己,如果她沉默寡言对什么都提不起精神,你又得担心了。


 


不过,若是有谁欺负自家娃,她也绝对不是好惹的。北边的几只熊崽子仗着块头大力气大,整天拦在路上,谁想过去就必须交上吃的当买路钱。Karlie和朋友们已经被打劫过好几次了。小鹿一回来便撅着嘴满脸不高兴,好像刚打完一架似的脏兮兮的。她弄明白发生了什么后,花了十分钟调制出一瓶药水,告诉小鹿下次把这个混进食物里。据说,那几只熊崽子刚咽下肚,就迫不及待地冲到小溪边大口灌水,浑身红得跟晒伤了一样,还奇痒无比。他们嚎叫着跑回北边,再也不敢出来撒野了。


 


小鹿有的时候做噩梦,魔女会守在旁边陪着,直到小鹿安稳地睡去。这孩子从小被族群抛弃,无依无靠,怪可怜的。她不过是舍弃一点睡觉时间,算不了什么。


 


Karlie渐渐长大了,虽然还是长得很慢。不过瞧瞧那腿,似乎的确是越来越修长了,皮毛也越来越光滑了,眼睛也越来越明亮了。反正自家孩子一切都是最好的,Taylor自豪地想。平常做饭时,她总是把一些滋补的草药加进食物里,所以小鹿的身体也越来越强壮了。家里要是有个三天两头生病的孩子,那也挺麻烦的。


 


魔女仍旧觉得Karlie是一只小鹿。即便小鹿的年纪可一点也不小了,在她面前,孩子永远是孩子。


 


魔女偶尔会想,小鹿什么时候会幻化成人形呢。她不知道这种能力需不需要特殊的修炼,也不知道对于魔鹿来说多大算是成年。知道了还是没用,她的记性不好,自己的年龄和小鹿的年龄都忘到了脑后。


 


魔女偶尔会想,小鹿变成人以后会是什么样的呢?会比自己高吗?会比自己壮吗?应该也会有修长的双腿吧,应该也会有深邃的绿眸吧。她的眼前似乎浮现出了一个女人的相貌,又很快烟消云散了。


 


魔女想,小鹿不用比她高,不用比她壮。她是魔女,她来保护小鹿就够了。


 


Karlie愈发懂事和沉稳了,不再像以前一样整天跑出去玩,弄得一身泥。原来的小窝早睡不下了,魔女拜托南边的猴木匠做了一架新的床。她喜欢读书,家里浩如烟海的古籍快被她看遍了。她有的时候会自己研究各种草药,试着发明药水什么的。Taylor感慨道,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啊。她为小鹿长大了而感到欣慰,又怀念过去那个时常黏着她的小家伙。唉,这矛盾的蠢妈妈。


 


森林东边来了一群鹿,她从松鼠那里听说的。这种事她听说过很多遍,北边来了一群羚羊,南边来了一群白马,大都是歇歇脚,吃点东西喝点水,休息完后继续出发。这会应该也一样。


 


可这回似乎不太一样。Karlie从几天前就开始心神不宁,饭吃得少了,晚上睡觉时总是翻来覆去,晃得地板嘎吱嘎吱地响,把她吵醒了。熬药的时候也常常出神,好像是在思考什么。


 


这一天的晚饭,魔女看着小鹿又一次心不在焉地戳着盘里的食物,终于开口道,“你有心事吧。”


 


小鹿摇摇头,在她目不转睛的视线下,到底点了点头。


 


“是因为东面来的那片鹿群么?”


 


小鹿点点头。


 


“当年我也是在东边的大松树下捡到的你,一晃都这么久了。”


 


小鹿低下头,继续戳起盘里的食物。


 


“想去吗?”


 


小鹿停下动作,抬起头望着她。


 


“我说,你要是想去看看的话,就去吧。”


 


小鹿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一人一鹿静静地吃完了晚餐。


 


第二天起床的时候,Karlie不见了。平时的早晨小鹿会去晨跑,或者在森林里搜集草药。但今天,她知道小鹿消失了,她感觉得出来,房子里少了一股气息。无论如何,她还是做了两人份的午饭和晚饭,万一小鹿只是出门玩玩呢?


 


是的,她的确应该承认,Karlie已经完全不是小鹿了。她的绿眸中闪烁着勇敢,细长的脖子倔强地挺立着,身上披着耀眼的褐色皮毛,四条笔直的腿汇聚着强劲的力量。她是一只能独当一面的成熟的鹿了。去集市上的时候,魔女会骑在小鹿背上,比步行可是快多了——她到现在还没掌握飞行魔法,瞧她这个蠢妈妈。


 


如今小鹿走了,她连小鹿的年龄都没记住,她当妈妈当得太不称职了。


 


第三天,第四天,小鹿还是没有出现。她一个人打扫了房子,把书整理了一下,做了几瓶为下次集市准备的药水。很久没有过一个人的生活了,她跟自己说,也不赖嘛,如此安宁,如此清静。


 


到了第五天,魔女从地窖里找出一瓶酒。地窖里的酒是为了做药引子而储存的。她平时很少喝酒,她的酒力实在不行,今天大概是嘴馋了吧。


 


魔女推开门。夜深了,月色弥漫在空中,织成柔软的网,笼罩着沉睡的万物。她往东边走着,一步一步,树枝和叶子在脚下发出喀嚓喀嚓的响声。


 


大松树孤寂地矗立在月光下,披挂着一层朦胧的羽纱。魔女来到大树底下。今晚的月亮是血月,红彤彤的月亮悬挂在夜幕里。她想起了很久很久以前的事。那时她又冷又饿,瑟瑟发抖,深一脚浅一脚没有目的地蹒跚着。抬起头的一瞬间,却看见了和眼前一样的血红的月亮。


 


她喝了一口酒,又喝了一口,又喝了一口。平时在家里,她偶尔多吃一点甜食,小鹿还要一副大人模样似的教训她。现在没人管了,就让她尽情享受一下吧。


 


整瓶酒全下肚了。魔女躺在树底下,她觉得浑身热得不行,胃里好像燃起了一把火。脑袋晕晕乎乎的,仿佛飘在云端,柔软的云彩托着她的身体。原来喝酒是这么舒服的事啊。


 


松树上的露珠滚落,把她的脸弄湿了。她仔细一看,松树上根本没有露珠,可是仍旧有水从她的脸上掉下来。今晚的风太大,她心想,把眼睛都吹痛了。


 


她就这样在松树下面睡着了。夜已经很深了,她太困,也太累,肯定是走不回去了。


 


她梦见了小时候。她独自一人奔跑着,爸爸妈妈让她使劲跑,使劲跑,不要回头。她不记得自己跑了多久,跑到脚都麻了,腿快断了,气也喘不上来。但她不能停下,一停下就会被抓住,就会被烧死,因为她有蓝色的眼睛,她是魔女,她会为自己的族群带来灾祸。


 


这可算不上一个美好的梦,在经历了那么多事情后,她连梦都不能做个美好点的吗?


 


她梦见有人轻轻抚摸着她的额头。她梦见有人擦干了她的汗水,擦干了她的泪水。她梦见她被一双强有力的臂膀抱起。她的梦里出现了一双绿色的眸子。


 


她想,如果Karlie变成人的话,应该就是这个样子吧。


 


她想,她大概是喜欢上小鹿了。


 


她想,可惜她现在才发现。


 


奇怪,她明明一点力气也没了,却还有力气思考这么多东西。


 


那真是一个美好的梦,梦里她仿佛还闻见了一丝草药的苦涩的清香。但梦终归是要醒的。




TBC




小虐怡情,大虐伤身,强虐灰飞烟灭


烤包只做怡情的事

评论

热度(79)

  1. 朷白烤包_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