朷白

很忙,不在。

蓝眼魔女和绿眸小鹿 【上】

烤包_:



回家的路上,Taylor捡到了一只小鹿。


 


今天是镇上赶集的日子。起床后,Taylor从架子上挑出一瓶一瓶药水,仔细地放进篮子里。推开门时,小鸟叽叽喳喳地向她问好,“早安!是要去集市吗?”


 


“是的,今天是赶集的日子呢。”


 


Taylor是一个魔女。但她无法上天入地,暂停时间,摄人魂魄,她的本领是和动物交流,有时候做一做可以治病的药水,帮村民们看看病。她连飞行这种小技能都掌握不好,因为扫帚老不听她的话,所以她只能走去镇上。


 


镇子上熙熙攘攘的,赶集这一天的人总是特别多。她找到一处空地,铺上一块毯子,把篮子里的药水拿出,整整齐齐地摆在毯子上。她不说话,默默地坐在毯子后。村民们都认识Taylor,也知道她的声誉。稍微描述一下你的病情,她便能选出那瓶适合你的药水。遵照医嘱吃下去,一周内绝对会痊愈。若是病得比较重无法来的,她可以亲自去到家里。她是这一片小有名气的医生。


 


她的药水常常卖得特别快。Taylor换了一些面粉和布匹,篮子又变得满满的了。她提着篮子往森林走。一路上,兔子和松鼠也都跟她打招呼。“回来得真早呀!集市上的人多吗?”


 


“可多啦,药水一下子就卖完了。”


 


消息最灵通的画眉鸟急匆匆地飞来,落在枝头上蹦蹦跳跳。大家停下了谈话,一齐抬头望着他。


 


“东边的大松树下,有一只不知打哪儿来的小鹿,好像受了很严重的伤,正奄奄一息地趴着喘气呢!还好Taylor你回来了,快过去瞧瞧吧!”


 


Taylor走得不快,老山羊便驮着她往东边森林跑。大松树下已经有一些动物围着了,看见他们来了,又纷纷散开让出路。魔女从山羊背上跨下来,一步一步迈向树根,走近蜷缩成一团的那只小东西。


 


小鹿闭着眼睛,身上的毛被汗水和血珠沾湿了。她大略检查了一下伤口,还好多数是皮肉伤,没有特别致命的。敷上草药,喂了药水,再好好修养的话,两个月内是可以痊愈的。


 


只是,大家都心知肚明——这只小鹿不属于他们森林。没有人知道她是从哪里来的,这是一只孤儿鹿。


 


Taylor叹了一口气,“我先照顾她好了,以后的事以后再说。”


 


她把小鹿抱到山羊背上,自己则慢慢地跟在后面。一路上,她默默盘算着,如果每个月多做一些药水,多帮一些人家看病,自己少吃俭用一点,也不是喂不活这只小东西。话说回来,小鹿身上的伤口看上去像是磕碰和擦伤,夹杂着斑斑点点的淤青。这孩子是自己逃出来的吧,她的族群不要她了么?


 


魔女的家在西森林,需要走上一段时间。森林里没有什么真正的道路,全是深一脚浅一脚的土地,新来者肯定会迷路,一不注意还可能被树根绊一跤。好在这里的动物都是老住户了,森林是他们的家。


 


老山羊的背上晃晃悠悠的,大概是把小鹿摇醒了。她朦朦胧胧地微微睁了一下眼睛,又很快闭上了。


 


“绿色眸子的小鹿啊,”魔女心想,“难怪呢。”


 


那是一个十分古老的传说,Taylor还是个小女孩的时候就听说过。有着绿色眸子的幼崽沾染了恶魔的气息,会为自己的族群带来灾祸。他们成年后可以修炼成人性,寿命也比普通动物长很多,是厄运的象征,是不死的化身。


 


和魔女一样。


 


Taylor早忘了自己的年龄。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一眨眼便过去了。她似乎永远不会变老,永远都是这个模样。魔女的记性不是特别好,有的时候记性好反而带来许多没必要的苦恼。


 


Taylor从未养过小孩。这种事还是慎重考虑一下比较好,但想着她被家人抛弃,身上受了伤,无依无靠,魔女脑子一热,就决定把小鹿留下了。她一个人住了这么久,多一个伴可能也是一件好事。


 


回到家里,Taylor用清水稍稍擦洗了一下小鹿的伤口,敷上草药,又喂了一点药。小鹿早已迷迷糊糊地睡着了。Taylor把小鹿抱到了自己的床上,轻轻盖上一层被子,然后才忙忙碌碌地去做午饭。


 


她也说不清为什么要对一个来历不明的小东西这么好,或许是因为小鹿令她想起了童年时的自己。


 


她的童年是孤寂的。她是一个有着蓝色眼睛的女孩,一个注定要成为魔女的女孩。她是厄运的象征,不死的化身,会为自己的族群带来灾祸。爸爸妈妈保护不了她,只能让她坐进木桶里,听天由命地任河流将她带向远方。木桶被树枝挡住了去路。她从桶里爬出来,恍惚地往前一步一步蹒跚而行。在她饿昏了的时候,一位老婆婆发现了她。老婆婆也有蓝色的眼睛。


 


她到现在都不知道老婆婆的名字,她一直叫她婆婆。她们住在森林的一座小木屋里,婆婆平时做做药水,给人家看病。给人家看病之前,婆婆会念一段咒语,一段能使眼睛变色的咒语,以隐藏魔女的身份。婆婆说这个咒语太难,等她大一点才能理解。小木屋附近设有结界,普通人无法闯进来,但是再远一点就无法保证了。她便每天和森林里的动物玩耍。过去她只能帮婆婆做些简单的活,后来婆婆开始教她认基本的草药。再后来,等她认完了所有的草药,读完了架子上所有的书,能给人看病,也学会了咒语时,婆婆说,她要回家了。


 


魔女不把死叫作死,她们从来只称呼为回家,因为魔女的寿命实在是太长了。


 


婆婆走了之后,她一个人住在小木屋里,做着和婆婆以前做的一样的事。不一样的是外面的世界。听说有人掀起了革命,推翻了原先腐败的王朝。新上任的国王十分开明,号召臣民们消除对魔女的歧视。他还颁布了许多法令,她却都不怎么关心,因为魔女的寿命实在是太长了,来来去去的王朝,只是弹指一瞬。直到一天走在镇上时,她发现即便不念咒语,也没人对她的眼睛指指点点,有的甚至向她微笑一下,她才觉察到世界似乎的确在变化了。


 


她偶尔想,如果老婆婆还在,她应该会很喜欢现在的世界的。


 


Taylor出神地回忆着往事,锅里的粥熬得稠乎乎的,直到黏底了她才反应过来。她赶紧关掉火,盛出一碗端到床边。小鹿还没有清醒,但也把喂到嘴边的粥一口一口咽下去了。Taylor帮她掖了掖被子,坐到桌子旁吃起自己的一份。


 


若是以后有这个小家伙陪着,那也不错,她这么想。


 


小鹿睡了三天三夜,到了第四天,终于睁开了眼睛。魔女先让她喝完了一碗药,再开了口,“我叫Taylor。这是我家,你昏倒在了松树下,我把你带了回来。你是怎么来到这里的?你叫什么名字?”


 


小鹿愣愣地看着她,似乎是说不出话,又似乎是不知道怎样说话。见状,Taylor换了一种讲法,“这样吧,我问你问题,是的话你就点点头,不是的话就摇头,行吗?”


 


小鹿想了想,轻轻点了点头。


 


“你知道你是怎么来到这里的吗?”


 


小鹿摇摇头。


 


“你能想起来之前发生了什么吗?”


 


小鹿又摇摇头。


 


“你记得自己的名字吗?”


 


小鹿还是摇摇头。


 


Taylor叹了口气。这孩子,一问三不知啊。


 


“算啦,你就先在我这儿住着吧。”


 


她决定叫小鹿Karlie,不为什么,她觉得这个名字很适合小鹿。她最喜欢小鹿的绿色眸子,如矿石般空灵且透彻。


 


魔女戴上眼镜,从浩如烟海的书里查阅起如何带小孩。她找出零散的布头和棉絮,搭了一个软乎乎的窝,向牛妈妈要来一些牛奶,还在后院里种上胡萝卜和玉米。卖完药水后,她多换了一份面粉,又去到镇上的商店买了一些给小孩子的玩具和书。


 


Karlie还是不说话。Taylor起初以为是由于年龄太小,可后来发现小鹿好像就是不会说话。她翻遍了家里的书也没找出原因。然而小鹿似乎没有很困扰的样子,而且她说的话都听得懂。除了不开口以外,其他也没有什么不对。




TBC




心情好的话,这篇会更的,小兔也会更的


而让烤包心情好的方法就是红心和评论


尤其是评论!划重点!!

评论

热度(98)

  1. 朷白烤包_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