朷白

很忙,不在。

这是一个帅气【并不】的段子

唐七待在亭亭玉立的茅屋里,喝着稠稠的稀粥。

“东华帝君的舍妹哟,啧啧。”唐七大睁眼,眼里有着甜美的阴沉,温暖的冰凉。嗤,一股忧愁的脸啊。

唐七对着XX平易过人的一拜,表示确然也便。

唐七陷入了旷世绝伦的沉思,“这枚抚尘柄,可是你的?”对方看向洞开的窗户,浅饮了一口白白的白酒,“孩子倒生了几打。”唐七虽不明所以,但仍是配合的两眼发光的嘿嘿几声,“是的是的。”

“话说那是?”纠结在一处的眉梢。 
“坐台接客的医学生罢了。”唐七望向那人,一双眼睛狠狠的晃了晃。那人回过头,一张脸红里透着白白里透着青。 
瑞气腾腾的风刮进来,冷,冷。 
“您是认真的?” 
这话说的轻飘飘,唐七却被吓到了。他这一席话寒冰彻骨,啧啧啧啧。亮晶晶的阳光哟,并不温暖。唐七看着镜中自己炯炯有神的眼珠子,一心一意的发呆。“真是讽刺。”唐七转头看对方刚柔并济的脸,背地里暗暗翻了个白眼。 
一时义气而已。对方站起来,留给唐七一副背影。唐七不知道怎么了居然想起那天在果盘上歇脚的仙君。屋外传来一阵阵娴静的乐声,娇气的术法啊,啧啧。唐七感受到自己附近刚强的仙气。手有意无意的触碰着逢凶化吉的珠吊,唐七闻得千回百转一声。 
“您好,好久不见。”对方爽快的喝下一壶酒,唐七惊讶于对方鬼斧神工的酒量。对方手里把玩着草木,唐七知,草木件件有毒。扭转的误会啊,唐七白嫩嫩的跳进去(土坑中),正经的脉象,唐七疑惑。

谁知对方杀了个回头枪,唐七刚刚好被抓个正着,还好对方迟钝,并未发觉。“谢谢您绝世无双的心意了。”“没有没有,也多亏了姑娘,让在下有了入木三分的领会。”

对方扯住一副衣角,瑞气千条。他的头脸光滑,像是一弯曲殇流水,或是凉幽幽的星光。 
唐七在坑内枯坐嗑瓜子,突然一顺溜宫娥和十八个浩浩荡荡的仙娥闯了进来,大喊一声:“大胆唐七,居然抄袭,捉拿!” 





评论(12)

热度(50)

  1. 后雨清明朷白 转载了此文字